重慶市鴉嶼陶瓷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17  備案號:渝ICP備18009819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重慶分公司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重慶市鴉嶼陶瓷有限公司

地址:榮昌區安富街道陶都大道

電話:023-46322077 023-46321316                       郵箱:[email protected]

>
>
說說民間官窯瓷器的來源
公司新聞
行業新聞

說說民間官窯瓷器的來源

【摘要】:
民間有官窯瓷器嗎?這是一個爭辯了很久卻好像永無準確答案的問題。每一個收藏家、專家,都會持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分析出來,也大都不無道理,今天,我們嘗試著用社會科學邏輯觀,聊聊這個命題。?民間有官窯瓷器嗎?筆者的個人觀點,是有,當然有,肯定有!下面從幾個觀點,來分析一下筆者個人的拙見,如有說得不對的,歡迎評論指正,共同進步。?首先,我們得理清“民間”跟“官窯瓷器”兩個概念。?所謂民間這個概念,筆者個人

  民間有官窯瓷器嗎?這是一個爭辯了很久卻好像永無準確答案的問題。每一個收藏家、專家,都會持有不同的意見和看法,分析出來,也大都不無道理,今天,我們嘗試著用社會科學邏輯觀,聊聊這個命題。

  民間有官窯瓷器嗎?筆者的個人觀點,是有,當然有,肯定有!下面從幾個觀點,來分析一下筆者個人的拙見,如有說得不對的,歡迎評論指正,共同進步。

 

首先,我們得理清民間官窯瓷器兩個概念。

  所謂民間這個概念,筆者個人的理解,是相對于宮廷的,也就是說,普天之下,除了紫禁城(拿明清時期來舉例子),都是民間。我們知道,從宋代開始的科舉制度的完善,已然給了民間一條非常陽光的向上通道,試問,有哪幾個執宰不是出自民間?他們從民間來,最終也會往民間而去,不管他們曾經是多大的官,曾經多么的位極人臣甚至操盤整個天下,都將殊途同歸。這,就是最真實的民間。接著,我們再說官窯瓷器。所謂官窯瓷器,更是不需對其保留有多神秘莫測的態度,筆者的上一篇文章,有粗淺地分享過個人對于官窯瓷器與民窯瓷器的區別的思考,這里就不再啰嗦。所謂官窯瓷器,無非就是皇家出資訂做、派官員下地方督造、以皇家名義自行開御窯廠等方式燒制出來的產品。比之民間窯口的制品,成本更高、出品率更低、對品質更講究,說白了,其實一個詞就能概括,無非就是一些比民間窯口生產的瓷器更加的精美而已。真心沒什么神秘的。

理清這兩個概念之后,我們進入正題,民間官窯瓷器的來源。

1:皇帝賞賜

  自古皇帝賞賜有功之臣是慣例,有功不賞,誰還跟你混啊。而賞賜,其實無非兩種,簡單說就是升官發財,就這兩條路而已。升官當然是相對來說比較需要慎重考慮的一種做法,畢竟官爵是會有盡頭的(最高盡頭正是皇帝本人),而皇帝賞賜的人往往又都是身邊的人(離得遠自然有其他人代表皇帝去做賞賜),自然官爵已然不低,再賞,可能只剩下皇位了。所以,自古以來,比較受帝皇青睞,也能讓功臣普遍接受的做法,還是以賞物為主。

  我們知道,從商周時期就有賜金的說法(當時其實是銅),而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國家的富足,則逐漸的演變為賞賜一些高雅難得的器物,一來能體現出皇家的品味,二來某些器物有寓意能起到訓誡的作用,三來臣下也可引以為榮做陳設展覽,四來在國家富足時期,說實話,能得到皇帝賞賜的身邊人誰缺錢哦。

PS:并且,由于賞賜的器物逐步演變成為藝術品,所以有時候皇帝賞賜物件全憑心情,不一定非得有功,也許是君臣藝術眼光相仿、也許是偶有所感借物表意。如《千里江山圖》就是徽宗賞賜給蔡京的,據記載應是有訓誡之意。

  入宋以來,受益于宋代政治環境的寬松、經濟環境的大發展,人民的生產力是直線上升,各類商品琳瑯滿目,由此我們中國的商品開始大規模地走向全世界。而外國人最稀罕的中國商品,就是瓷器、絲綢與茶葉,這一點恰恰證明了瓷器在中國的諸多商品里面的地位。

  然而,總的來說,宋元時期的記載資料相對不是很全面(宋史一改再改、元代短暫政局不穩),明清因為距今時間較短,是以各方面的資料就相對比較齊全,而又屬清宮登記最為詳盡。從清宮的檔案反映,皇帝賞賜的對象,都是身邊的人,有王公大臣、皇子公主、蒙藏貴族、身邊侍衛等等。數量有多有少,品類也并不單一(以瓷器舉例,多的時候有數千件之多)。

  甚至于,皇家還會制作某一些器物專門用于賞賜用途(如明代的佛像、清代的賞瓶、賁巴壺等等),這也從另一個側面反映了皇家賞賜器物的規模絕對不小。

 

2:皇家變賣

  這一點是毫不奇怪的,甚至這個可能占據了民間官窯器的絕大部分。我們知道,在古代,國家是分國庫和內庫的,簡單說就是,國家稅收入國庫,是用于投入在國家的公共事業上的,比如基建、賑災、用兵等等。而皇帝的個人開支,則是用的內庫的金錢,等于說是皇帝的個人小金庫吧。當然,在封建專制時代,天下都是皇帝一個人的,所以經常性的出現沒有明顯區分開的情況。但是不管如何,皇帝要動國庫的錢,得經過大臣之手,還是比較不方便滴。而把官窯瓷器變現來充實自己的小金庫,是一個很不錯的渠道(近侍幫皇帝出宮售賣產品的記載屢見不鮮)。

  另外,遇到一些物件磕碰、不夠精美、久藏不用等器物,也會拿來變賣。(如清宮記載乾隆就曾將康雍乾三朝的部分瓷器變賣,總計超過二十萬件之多)

  還有一些皇帝提倡節儉,自然會清理宮中一些非必須品變賣(如嘉靖道光)。

  或者,遇到國家窮困,或生存成困,那可就不分什么國庫內庫了,能賣就賣,專門挑精品值錢的賣。(如溥儀人盡皆知的瘋狂變賣元明清精品)

 

3:監守自盜

  關于這一點,可以說是無所不在,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從景德鎮制作開始,到運輸至北京的途中,再到紫禁城內廣儲司瓷庫,每一個環節,都不可能盡善盡美。其實這么一說,大抵看官們都能理解,不過我們還是簡單舉幾個例子吧。

  如:宣德時太監張善督陶,貪黷酷虐下人不堪,所造官窯瓷器多以分饋其同列,事聞,上命斬于都市,梟首以徇。,意思就是張善這個督陶官實在不像話,又酷虐下人,又以職務之便老是送官窯器給同僚,所以,斬了。從這一件事我們就知道,這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現象,只是大家慢慢地就做得更加的隱蔽一些罷了。再如:清宮記載,清光緒三年,紫禁城內廣儲司瓷庫西墻被挖了一個洞,發現丟失瓷器101件。之后清光緒二十一年,二十六年,又有類似現象的發生。

  要知道,這還只是有記載的官方文件的一小部分而已,對于監守自盜流出的官窯瓷器來說,可謂如滄海之一粟。試想,在生產、運輸、庫存的過程中,可不僅僅是歷史留名的官員會參與其中,更多的是默默無聞的基層、老百姓,這一部分力量來完成監守自盜的偉大使命,才是燦爛而無法阻擋的。

  一如著名督陶官唐英在接受組織調查之后發出的由衷感慨工匠之弊,又不勝防也。

 

4:次品處理

  這個就更加容易理解了,說白了,就是燒制出來的,沒有能夠挑選入宮的器物當中的精品。部分相對來說水平較差的,會直接摔壞掩埋,沒的辱沒了官家的身份嘛(明清時期官窯多數有落皇帝年號款)。而其中部分有一點小瑕疵的器物,有一些會運回宮廷,之后再變賣,有某些時期是直接在景德鎮變賣處理。所以,我們偶爾會發現一些有落款的官窯老件,上有些許瑕疵,或器型不夠嚴謹、或釉彩些許黯淡等等,都有可能是這樣子的產物。這一部分,當然也是民間持有的官窯瓷器當中的一大部分。

 

5:民燒官瓷

  我們知道,官窯制度在明清兩代才算是形成基本的定式,在明之前,一來由于史料的缺乏,二來從各種野史我們可以大致推斷出來,就是沒有形成一套統一官窯瓷器燒制的官僚制度(區別大致可以理解為明清官窯是一個國企,元以前的官窯是承包國家工程的窯廠)。唐宋之際,通常是由官方指派官員下到地方窯口挑選,其余的藏品則由工匠上市銷售。元代的官窯制度目前史料缺失,至今為止,我們還看不到其文字性的詳細記載。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從明清時期的官窯制度當中,來合理地推測出我們想要知道的一些事情。

  明清官窯,制度已經形成并完善,就是指派督陶官到景德鎮御窯廠(明稱御器廠)為宮廷燒制御用瓷,而不準其窯工燒制任何的商品瓷,這當然只是理想中的一個規定。而規定之所以出現,我們知道,那就是因為有不符合規定的事情在出現。這其實是社會運行的道理,很多的規定之所以出現,恰是因為這種合理性不被立法者所認可,這才有了這么多的規定。社會運行的很多內在規則,是因其合理性而存在的,但凡這種存在,往往合理不需要規定(如:官方不需要立法規定大家要吃飯,大家餓了自然就會吃飯)。

  首先,皇家不會管到燒制具體的細節,只會說出自己要求的數量,在這種前提下,督陶官為了完成任務,自然就各方面都要綜合清楚,寧愿多,不能少。是以,在材料、工本這些方面,必然只能投入更多以期完成任務。加上在燒制成品瓷器的時候,又是無可避免地肯定會有消耗的(現代也如此),所以更要多燒;有時候,在趕工時的前提下,督陶官還會強迫其他窯場搭燒官窯器,這又是很大一部分多出來的官窯瓷器了。而這多出來的瓷器,自然是不能送到宮里的(超額完成任務可不是什么好事),就只能在當地消化了。就算是遇到一個極度臭硬的督陶官,要求全部都現場打成渣,恐怕也是難以實施的,畢竟,這對于百姓來說,可都是代表著白花花的銀兩啊!

  所以,我們得出結論。連明清專制而獨裁的政治環境,看當時的御窯廠瓷器的燒制,仍是漏洞百出,遑論開明的唐宋時期,我們不說狹義官窯器這種概念,就說類官窯器吧,伴隨著這些官方窯口的燒制,老百姓手里頭也肯定不會沒有,也許可以比較形象地概括成一句話,就是官家吃肉,百姓喝湯吧。

 

5:厚葬之風

  我們中華民族自古就有祖先崇拜傾向,每一個民族在未完全開化的時期,都難免會對自然界一些力量巨大的現象產生害怕到崇敬到祭拜的這么一個過程,所以,在那個年代,大家都信神。而我們中華大地上算是最早拋棄神學說的先進民族(周開始神已不知為何物),其實真正有對于神的崇拜,也僅在商(夏尚未有這方面的具體詳盡的考證),而商代的神,其實也是商人的先祖,這一點足以反映出我們中國人的祖先崇拜現象。

  沒有了神,祖先還是要崇拜的,這涉及到一個人的品德問題(不忘本),特別是在儒家學說統治中國之后,忠孝成為一個君子最重要的品德,不孝何以言忠。這就導致了在以舉孝廉為官員引進制度的古代,更為重要。

PS:唐之前,做官都是靠類似舉孝廉的方式,即在職官員舉薦一些孝廉型的人才來為國服務。宋始,才形成了以科舉、考核的做官之道,然而忠孝概念已經深入人心千年,就算不以舉孝廉的方式舉薦提拔官員,也已經形成對一個官員道德的基本要求。

  所以,孝是如此的重要,那又要怎樣才能體現出自己的孝呢?父母生前當然要百依百順,父母百年之后,就表現在厚葬了!

  其實,兩晉之后的中國,嚴格意義上來說,已經不能算厚葬了。漢代及之前,活人陪葬、金銀珠寶等各式各樣的厚葬之風橫行,所以在盜墓界有一句玩笑話,曰漢代把半個國家的gdp都埋到地下去了。從曹操開始,提倡薄葬,不許要活人陪葬(以人為本,且敢為天下先,點贊),之后,從兩晉開始流行以陶瓷器陪葬入土(成本相對低且可以塑造成任意形狀),如著名的唐三彩,就是陪葬品。

  雖說沒有了活人陪葬,但是孝之一道已然深入人心,父母百年之后,子女還是希望能盡量多的陪葬一些器物以供陰間使用,這就出現了大量的陶瓷陪葬器皿。

  所以說,官窯瓷器,通過上述分析的種種渠道,在流入民間之后,有部分王公貴族、封侯拜相者,就算生前沒有變賣家中的官窯器,死后也很大一部分會隨之入土,之后,再拜盜墓者的心靈手巧而重見天日,這又是民間官窯器的一大來源。

 

6:天下動亂

  戰爭年代,其實就不用多說了。古代有斷斷續續的很長時間,軍人從軍是軍餉極低的,加上為了鼓勵攻城掠堡,往往會許諾入城之后縱軍人搶掠幾天,金銀財富、絲綢瓷器、絕色美人在這個時候往往就會易手。

  而我們中國自古就除了首都之外還有陪都等幾個發展程度不亞于首都的大型城市,且自宋以來,我們中國打了多少次仗,正統的朝代都換了幾個,更別提一些地方政權的更替了。每一次動亂,每一次的財富交替,每一個大城市的興起與衰落,都會導致大量的官窯瓷器流入民間,這是非常自然的現象。看近代,八國聯軍在我們中國搬走了多少精品古董?這就是現在經常會有愛國的收藏家去海外拍賣回購我們中國古董藝術品的原因。而八國聯軍能搬走多少東西跨過大洋?能有家住北京城的老百姓搬得多嗎?這個永無確切官方答案的問題,其實在每一個收藏家的心中,相信都是會有比較一致的答案的。

  所以,每一次的動亂,又會有一批官窯瓷器在不知不覺中流入民間。

以太坊价格趋势 快三怎么观察跨度规律 广东36选7app 极速时时有官方的吗 曾道App下载 马来三分彩开奖网站 网上玩彩票越输越多 今晚特马17开奖结果 360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100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3 北京pk直播皇家 云南快乐十分历史开奖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图前500期 江西新时时中奖秘籍 手机app赌博的骗局 吉林快三实战与推荐 内蒙古快3开奖查询